糖Q

⚪DC 新蘭■快新■all新
⚪APH 米英■英米■露米■all米
⚪音樂劇 主教扎/薩莫薩/面排 最愛烏豆小天使

※小小文手 灣家人
cp博愛可安利(ㆁωㆁ*)

(米英暂只吃不产)

【冷战组/露米】淘气的你

 
>    短打。教官露x学生若米
>    运动短裤赛高!想看12、13岁正太的腿(走开



      “教官,阿尔又在偷懒了!”

        “嘘——妳不要尖叫好不好?”男孩紧张的四望并拉住女孩子的辫子。
        天空蓝得过分耀眼,他看着酷暑下一群同学在操场上脱水一样的温吞漫游,喊着大魔头要求他们要保持响亮精神的口号。“给妳。” 阿尔弗雷德摸着后裤袋子,拿出一枚小小的绒纽扣。

      她的眼神开始发亮。

     “可以了吧。”他草草勾了勾女孩伸出的手指,就开始往外跑,一边嘟囔着鸡婆,差点就死在她的大嘴巴里。

      从正面的路直杀肯定被伊万教官钉死,阿尔弗雷德想了想,便像只小仓鼠扭动着身体缘上墙。海军蓝色的制服吊带掉了一边,让紮进裤里的白衬衫掀开,露出一小块白嫩的腰眼。他小腿乱蹬,扑腾又小心的再上一层。

        还是够不到墙顶。
       “唔啊——”指甲掐着砖很疼,阿尔弗雷德鼓了一口空气在腮帮子,憋着将身板撑起,看见人行道绿葱葱的树和铺面的引擎声。风将髮吹得凌乱,但那是热风,却有凉意从背后渗来。

       “听说,阿尔小朋友达成协议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 金髮蓝眼的小男生二话不说从墙上滚下,蹲起来手一糊,就是一脸鼻血。他诺诺的抬起头, 大魔头笑眯眯的站得很近,软鞭在手掌心上轻轻拍打。


        大魔头是最近调过来的俄籍教官,银发和苍白皮肤这些一度让阿尔弗雷德以为他得了白化症的东欧面孔在黑塔学院里赢来了不少女教师粉:军服修出的匀称大腿,精实的上胸膛,以及与之相反温柔浅浅的微笑,迷醉的俄音和检查文案时戴上的金丝眼镜。

        他在学校里俨然成为神秘的代名词,但这样的教官在学生眼中就是恶梦,微笑起来更是毛骨悚然。他十分严格,或许他本人没察觉,学生军训课后总是半死不活的嚷嚷着以后尽量拿来上数学。

       “报告教官,其实我是马修·威廉姆斯。”阿尔弗雷德坐在长椅上,他想起那个总是翘堂半日不见影的兄弟,敛下眸一副怯怯而微弱的声音,学不成,反而逼出撒娇似的奶音。
       伊万蹲低身,将男孩的腿拉直放在膝盖上,他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你这样很可爱,继续保持。”

      “......” 他沉默的看着这位斯拉夫人,发现对方思考回路十分与众不同,他骨碌碌的转着蓝眼珠子。“报告教官,我穿皮鞋,请求走廊罚站处罚。”

        “你知道我跟他们说什么吗?”伊万温柔地帮他将棉袜慢慢拉上,让软软的腿肚子被包裹进毛料裏,他动作轻缓,长期拿枪摩茧的指尖顺着内侧滑上膝窝。
    

       阿尔弗雷德颤了颤收着腿并摇了摇头,看向炙暑下的同学们。

       伊万笑容更甚,在眸底渲开淡墨的紫 “我跟他们说,要让阿尔弗雷德同学归队,跑圈才算正式完成噢,原本已经允许他们休息了“

“——但毕竟我们是个完整的班,不是?”

         阿尔弗雷德突然尖叫起来,教官正是在这段时间慢条斯理的和他谈天,浑然不提。

        魔鬼!他在心里大叫

       “我想那我先......” 阿尔弗雷德从长凳跳下一溜烟就跑远,他感到压力,要是平常他会扮鬼脸还会恶言恶语,但今天那双眼睛特别噬人。

       伊万满意的缓步跟上,想到刚开始这孩子从人群里站出来指着鼻子大笑,从背后偷偷淋水,在意见箱投诉“布拉金斯基教官”的纸上大剌剌的写下名字。

       突然有一瞬间他又后悔了。这么淘气的学生或许应该让他哭得泪汪汪的认错,挑衅又张扬的亮蓝色眼睛会被泪水冲软;叫他弯腰,让运动短裤勒紧他翘起的、在爬墙时扭动得厉害的小屁股,被教棍抽得啜泣。

       “Mr. 大鼻子,qui-ck-ly” 怪腔怪调。
       伊万扬起唇角笑了起来,引起女老师们的掩嘴惊叫。
     

       ——他很有可能这么做,如果阿尔弗雷德的坏性子不改。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