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Q

⚪DC 新蘭■快新■all新
⚪APH 米英■英米■露米■all米
⚪音樂劇 主教扎/薩莫薩/面排 最愛烏豆小天使

※小小文手 灣家人
cp博愛可安利(ㆁωㆁ*)

(米英暂只吃不产)

【露米/国设】花盛时


苏解有 花吐有 小虐
ready→

美国有些头痛,所有镜头直直盯着他,所有镜头焦点下的自己,还有多盏镁光灯拉扯着早已目眩的意识。

那时候和他的兵戎相见已经是必然的情况......

说了第一句话就开始疯狂的咳嗽,保安连忙上前拦着记者们将摄影暂停或关闭。该死的经济动荡。 「美国」很擅长在媒体前摆出宣传魅力极强的笑容,很讽刺的是,真实的自己根本没有人想知道,也没有必要。

人民需要一个强大的祖国永远站在镜头前,世界也需要一个强大的美国。

很不凑巧,今天是12月25号。今天的记者会主题是什么来着?噢,苏联解体周年。圣诞节当天还得回忆起他,不如去吃圣诞节烤布丁。

要不,帮自己那实在堪忧的上司去亚洲兜转,清空旧武器完一圈然后回来睡个好觉。嗯,营造亲民形象。

撰稿记者齐刷刷写下要交差的稿,CNN、BBC,跟他们还挺熟,每个都一副专业模样,拿著录音笔。

“二战后,美兵和苏联兵开了庆功宴,粗鲁的俄罗斯人扳过脸颊,印上酒腥气的一吻。

当时所有人都开玩笑的说,这是美苏的蜜月期。 ”

女记者以她的方式诠释的发言。多有文采,她得保护她的稿别被祖国一盯梢了给事后撕毁,or drink a cup of coffee.

蜜月期?笑笑认了这句话,没人知道自己还在气那个狡猾的混球害他投了两颗原子弹后才慢悠悠的宣战。不过这时候还提那俩小男孩的事实在不妥,美日关系还能牵制亚洲一段时日,或许更久。

也没人知道自己在气欧洲人的礼节实在适应不良。说来真惭愧,多元灯塔国,同时却又被欧陆那群人嘲弄成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对同性接受度堪堪及格,60。
同为北美比邻的兄弟得到了漂亮的80 points,game over.

——呼呼,原来自由民主脸皮厚的美利坚合众国也有不好意思的一天。

热络的音乐薰薰然的,洋溢着美苏友好的七彩泡影,兵士们相互拥抱,没人注意到两方祖国的动向。

——哈哈,那还真是抱歉啊。

脸颊上的一丝臊热顿时烟消云散。

脑海里不断闪过的画面,和给媒体的口头表述仅仅时间年代切合。这是当然,这画面讲出来好像有点......奇怪吧,一副我们好像真有暧昧关系一样。

再来呢。
铁幕落下,西柏林空投,太空竞赛......

什么,太快了?历史本来就不为输家停留。

美国任性的扯松了领带不再言语,一贯的骄傲神色无视身旁顾问投来的目光,这里的空气实在闷得紧。部分维安人员开始窃窃私语,他们注意到祖国一直以来健康蜜色的肤色,从后面瞄到的颈子此时苍白的厉害,青色的细密血管隐隐浮出,渗出的汗粒和灿金的碎发搅和在一起。

拗不过去,草草的交代大概当时军备消长,美国是如何一步步进取顶替苏联最开始的主动优势,这肯定是个能让人自我膨胀起来的漂亮话,事实也是如此。

当下也有被问到一些那时发生,较为私密的趣闻。

哈哈,那个蠢熊当时还是随身带着愚蠢的水管走来走去,时不时威吓我,英雄才不怕他呢!

白光在眼前糊动,耳朵嗡嗡作响包含着自己的声音。他看见熟悉的,上有伤疤的宽裸胸膛,忿忿迫不及待地咬上那个人的喉结,他则笑着擦过自己的泪痕......

Who?

祖国请留步,last question only
大家都很在意苏联临行前......

记者就是这种生物吧,可以忽略从对面投过来,自十来个魁梧身材的警告眼神。他们护着即将离席的国家,国家蠕了蠕干裂的唇,血液和苦水哽着不让拒绝的话得逞溜出。

小姐请冷静。

并没有爱好嘛,国家之间怎么会有。无奈的摇摇头略显疲累,看来还是年轻爱幻想的少女年纪。他偷偷用袖口掩着吐出一口血沫。

有兴趣找找戈巴契夫那几年的事迹就好,好了,那个国家说了什么英雄都不会在意。

哎,几十年被浪费来神经紧绷倒是让人惋惜。

......

但我还是和他说了,I win.

我有的是灿烂微笑和英雄主义的天真,那个红色暴君口里不说但暗里倾心的美好事物。

如果知道那只是我轻如薄纸的面具,大概就不会喜欢上我吧。

先说明,英雄并没有喜欢他。

扳机环状卡在指节上的感觉从未如此清晰,左手食指的第一个指节。声音他也还记得,他记得。他先打到一旁的雪地,春天快到了。

所以是柔软泥土的噗噗声。那人露出罕见悲伤的表情,先犹疑着张开双手,作出欲环抱面前爱人的动作。

然后,他放下手臂。选择拧起土地上残破的红旗,反手在背后撑着正视着黑乎乎的枪孔,像超级英雄欲飞扬的红披风。

最后比起爱情,他选择了一生忠于的思想。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bloody evil is ......

圣诞节十分欢快,真的。像是Hero得到了一米高的彩色蛋糕,甜巧克力,还有,还有......

随扈拉扯住超级大国欲图向大门奔跑的领子,喧哗,错愕。
Please, my nation. You’re making a SCENE.(我的祖国请冷静,您搞得场面不太好看)

像孩子一样任性的甩弄身旁所有人的牵制,每咳一次就像给气管用力磨出血来直到沙哑。媒体这次不用教自己懂了,赶忙转移摄像。
No, no, no way! Shit!

泪水控制不住的崩堤。

I hate it.
圣诞节以前还是快活的节日​​,圣诞节还是以前快活的节日​​。

如今喋血而行。

踩着口里不断呕吐出的,白宫地毯上带血带罪的向日葵,艳丽的不可思议。

(Whoever get serious first loses, and both of us did.)

Fin.

名字乱取的啦啊啊。
原本不想让米米哭的,但毕竟是国拟人,突然想起本家的十九岁设定,还只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啊。再强势再嘴硬,偶尔让他哭出来一下吧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