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Q

⚪DC 新蘭■快新■all新
⚪APH 米英■英米■露米■all米
⚪音樂劇 主教扎/薩莫薩/面排 最愛烏豆小天使

※小小文手 灣家人
cp博愛可安利(ㆁωㆁ*)

(米英暂只吃不产)

【露米】Whoever Wins【玫瑰情人节】


「我想变个魔术,合/众/国你要当我的实验品吗?」

这还是照常松散的会议,那个小家伙才刚从科技冷漠中回神。阳光凌厉,映入天空蓝便漾开珀金的光彩,他有双漂亮的眼睛。

「你到底要干嘛,俄/罗/斯?」粗眉的英/国人给自己泡了茶,很显然他对此并不领情。

「如果要打架的话,两位能等开完会后再去吗?」一板一眼的欧洲领航人感觉胃裏的氢氧化镁药片可能随时会被翻搅上来,旁边还探着一颗蜜糖色脑袋,用叉子正在捲pasta.

「不行喔,你们一定要在场才会好玩,Америки?」


用自己的母语唤着对方的名字不是一件难事,只要舌梢抵上牙关再缱绻喉间。他的脸糊上红晕,像唇彩一样。

真可爱。
如果用上这个词汇就有些恶心了,但这是发自内心。他带着狐疑的眼神让他看起来更是一丛带刺的玫瑰。

「蠢熊你想做什么?」谨慎侧行,每一步都带起他拍动的碎髮——就像浓蜜舀起时牵起的稠丝,黏驻在心上像一抹毒——如果爱能戒掉就好了。

独裁者,红色恶魔,文明扼杀。
资本剥削,民粹号角,金钱垅断。


半世纪以来的心理仗,传纸上的他骄矜危险但又诱人,HE WANTS YOU——

Everybody wants him. 自己甚至可以甘愿掏出被空落许久后为他暖起来的心脏——但确定的是,这位超级大国先生肯定不会善待它(可能会以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决,要求他塞回去之类的)

掩住欲图窥伺的那一汪亮蓝潭子,他惊呼出声开始挣扎。要争夺成为猎人的主导位置,就让他失去捕捉弱点的能力,在战事上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最好在这家伙的华/盛/顿刻上莫/斯/科的地图,让他永远也忘不了。
「Three, two, one.」


「你输了。」舌尖勾缠间血锈味特别黏腻,天知道他今天又享用多少巧克力糖。


「并没有,你那就是个trick. 」他回吻在下唇的力度像极螫人的玫瑰。「我的才是真的。」

露出狡黠的笑容,他指向自己的左膛。

——————————————————————————

众:mmp

其实whoever wins(无论谁赢)都会是甜甜的结局大概是这样,帮露米催婚(x)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