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Q

⚪DC 新蘭■快新■all新
⚪APH 米英■英米■露米■all米
⚪音樂劇 主教扎/薩莫薩/面排 最愛烏豆小天使

※小小文手 灣家人
cp博愛可安利(ㆁωㆁ*)

(米英暂只吃不产)

【露米】夫夫相性100问(1-25)

首先感谢20fo!没想到那么快谢谢你们(´Д⊂ヽ

相性目前几乎只看到过米露或无差,只好自己自割了(?不知不觉每一题都写到快爆表所以就拆开来写www

⚪联五是主持人,偶有其他角色串场,总觉得里面露米的互动其实还满坦承可爱的w

⚪有一点点玩梗,但有注意应该不会太过(气音)

⚪OOC

⚪可能多少会有像cp的互动,但极少

⚪耀有点黑 / 英护弟狂魔




——————————————————————————————————

法:Bonjour, 这次的节目是由我,世界的初恋来......欸啊啊啊死眉毛不要拉胡子!

英:闭嘴。

中:言简意赅呢英/国 【茶】  看不出恋童癖绅士现在要嫁儿砸极度复杂又濒临爆点的纠结,就算你的胡子被烧成灰我都不奇怪了阿鲁。

法:怎么这样【泪咬手帕】

英:说这么长在说谁呢!

露:欸嘿☆【从背后环住】 今天大家还是这么聒噪呢,好想让世界安静下来啊【冒花】

英:【吓】这家伙什么时候进来的!!!!

米:据说这个节目的主办人说要给能还债的报酬,英雄才从拯救世界的任务拨空出来的。主办人呢?【四望】

中:(←主办人) 啊?你说什么年纪大了可真听不清了。

米:所以意思是......let it go咯 【吸可乐】

中:被压在身下的小孩儿,就趁你还能逞嘴快的时候好好发挥一下吧 【茶】

米:你还要喝多久茶?

英:该死的斯拉夫人,不要拦我!【被架住】

露:呼呼法/国,他们还真是一群好玩的人,好想加入哇。

法:......我看得出来你很羡慕啦,但能不能先放下那个家伙......

法:不行,看来收拾混乱局面的也只能靠哥哥我了。
【撩发】欢迎来到夫妻相性100问的现场,美丽的girls们最适合配上一朵鲜花 ,无论待会台前多么血腥暴力,两位我们的主角请到台前吧。Love能解决一切啊♡

英:马的zz,这都是什么台词。

1、請問你的名字是?

法:我想大家都知道,跳过.......咦?不要挡哥哥我的镜头!

米:(不理) 美/利/坚/合/众/国,和平的灯塔世界的警察[6]ω[6]!

露:呀,蓝蓝路吃多了都变蠢了吗,没有人想听你自我膨胀的国/名呢。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如果能让美/国哭的时候放开喊这个就好了,作为恋人实在很担心再忍下去小英雄的嘴唇会被自个儿咬坏呢 【笑】

中:好象听到不得了的东西,第一题就这么劲爆了嘛 【赞赏意味】

法:好暴力的爱情。不过我喜欢 【赞赏意味】

英:一张回西伯利亚的机票慢走不送。

中:不要破队形。

米:【抽眼角】哈哈你的梦想还真是高远呢。
Hello, everybody,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梦想除了拯救世界(英:翻白眼)以外,作为这位先生见鬼的【咬牙】恋人,希望他背上的抓痕没有折腾他一整天

【靠近,手指有意无意的隔着露的衬衫滑过背脊】

露:【抓住并解开对方白衬衫的袖口,在腕骨轻舐一口】

米:【蹭地脸红往后跳】你干嘛!

露:先问问你刚在干嘛?【弯弯的眯眼微笑】

英:【暴怒】你们在干嘛?!

中:别这样英/国,你亲爱的天使只是再更暴露床上的地位而已。大家心知肚明。

米:为什么啊!

2、年齡是?

米:(任性)等一下!在得到答案前我都不回答下一题。刚刚那明明就是攻气满满的世界总攻发言。

中:总(被)攻。

法:小阿尔好可爱,那个明明就是被[哔——]到[哔——]的时候,因为疼[哔——]抓出来的爱的痕......等等英/国你冷静!!!

英:欧洲缺一块口也方便我开采北海嘛,你说是不是?【微笑举刀】

中:醉蟹真好吃阿鲁。

露:今天订大床房?

米:去死。

(台下)

独:没关系【扶额】G8早就把法/国列入剔除优先序了。

伊:Ve~

中:不好意思,我们继续,别理他们两。

米:英雄还是青春活力的19岁喔!我想应该是你们之中最年轻的?【得意】

中:19岁啊......正是青涩柔嫩,被觊觎采摘的年纪呢【斜瞟某人】

露:那还真是荣幸【笑】

米:?

露:我啊,本家没有设定我也没办法【耸肩】

中:这么随便吗!?

3、性別是?

露:♂

英:♂

米:【你们回来了?】♂

法:【我的脸...】♂♀ %%%

中:♂♂ %%%

米英露法:【!?高端局!】

4、請問你的性格是怎樣的?

米:法/国你好好休息吧,现在看到你的脸我怕答不下去。

英:这次我同意你的意见。

法:等一下你们这群没良的!我的脸变这样罪魁祸首难道心里没有一点abc数吗?!

中:我们还是看看弹幕怎么说吧(´・ω・`)

法:你这样我好不习惯.......。

露:对着你笑,笑的你心里发寒(´・ω・`)

法:......快答!

米:其实我以为我不用再宣传了?我的性格当然是阳光帅气正义勇敢精明领导能力,英雄是完美的呢☆

英:蛤?你那愚蠢的英雄主义难道不是缺点?

米:哈哈哈怎么会呢。

露:他的愚蠢是硬伤。我吗......送你到集体农庄吧【灿烂】

英:这是性格??

米:其实那是一言以蔽之吧。

5、對方的性格呢?

露:一直反对我的意见让我很想把他的嘴封起来摁到床上呢,像个小太阳一样其实就是自傲嚣张又黑的家伙,总是目中无人自说自话,不过小英雄不管怎样还是挺可爱的。

中:天呐阿鲁,这么变相秀恩爱都气不喘的。

米:【不知所措】俄/罗斯想打架嘛!

法:小英雄把害臊转到武力值去了吗。

露:嗯哼,法/国/君叫的很顺口嘛。我记得还有『小阿尔』,之类的?

法:没这回事呢,呃......

米:换我!他这性格我有一堆好说的。

露:咦,什么意思? 【纯真.jpg】

米:说到反对意见我觉得你的频率更高,尤其是和中/国狼狈为奸!

中:没礼貌的小鬼,不要乱用我家成语。

米:还有很多!像是老是跟我站对家啊不准我吃快餐,用那张脸招摇撞骗爱酗酒的斯拉夫人还给我纵欲,随身携带从愚蠢的铲子变成更愚蠢的水管,对你这种人,除了恋爱真的没什么和你好谈的......【收小声】

中:yo,年轻人说情话还要心虚,老王牌高配备墨镜一副360。

英:卧槽俄/罗/斯,你不会害羞了吧!

法:小阿尔太浪漫了吧,怎么想到的啊【勾肩】

米:查网?

露:【脸埋在围巾】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英:小天使被熊叼走前,是在北美大草原跟我相遇的【悲痛】

露:呼呼,英/国你怎么插断我的话呢(^L^)

米:我觉得真正第一次会面是他这家伙克/里/米/亚战败后想拉拢我,商谈卖阿/拉/斯/加的事情吧。没想到英雄在那时候就扮演决定性关键呢【得瑟】

法:好普通啊,还以为有什么浪漫情节。

米:跟他有什么好浪漫的。

露:其实那时候只是想把废土一样的东西扔给你呢,没想到让你捡了便宜还真不爽(^L^)

米:是啊,感谢你当初的决定,我们还给那位交涉外交官立了铜像呢【灿笑】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中:这一副风雨欲来的趋势。

英:他们这两个笨蛋这一题还能好好答吗,这气场。

露米:当然可以【笑容满面/同时】

米:感觉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露:感觉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中:你们好好答!小心我让英/国做料理给你们吃。

英:【中枪】关我!

法:这时候就要用爱来化解呢♡

米:喔,其实那时候也没什么感想啊,我还在打南北内战,他想拉盟友我是不太想管欧洲的事。

法:这点爱孤立的性格还真有遗传到小少爷。

米:如果说到外表的话,他其实还满漂亮的第一眼【不爽】当然这是欣赏的角度不是基佬,我还算是虔诚的清教徒呢。

中:可你还是变成基佬了。

米:闭嘴【无力】

露:很温暖的国度,然后本人看起来就是刚独立后不久还很单纯的年纪。

米:离那时候已经过很久了【插嘴】

露:然后一副很好骗的样子【笑】

米:What?的确那时候不太聪明,所以才没有第一次就接受俄/罗/斯天降的大——礼。

中:等一下stop!还掏枪出来了,哪有你们那么危险的情侣【汗】

8、喜歡對方的哪一點呢?

英:完了,这题我们要先跳过吗?

中:不行!收视率不高我有什么小钱钱拿,花我这麻烦的时间,我一定逼他们说出来。

法:执念迷之深啊。

米:【不甘愿】你觉得会有?跟他在一起我都觉得被坑了。

露:阿尔弗果然更适合埋在冰原,我会记得在你头上插向日葵。

中:哎呀,别伤和气——想减免欠债吗,最近手头不支,利息可能该加点了实在伤脑筋啊【阿尔:抖】

还想在安理会一起反对愚蠢的美国人吗,最近老人家有点累不想管事了,其实他政策关于你的不一定对我不好呢【露:僵】

米:他......有一副好皮囊。

露:这么浅薄?不愧是只有200年历史的国......

米:【插】All right我说,讨厌的西伯利亚蠢熊。就和他对峙时会有棋逢对手的满足感和征服欲,想着『啊,如果这家伙能屈服下来一定很有趣』,不吃不觉就走近了。简直莫名其妙。

露:我也差不多呢。而且看那么多人喜欢的那张阳光面下,是手段操控和谎言罗织,那张面具如果由我亲手撕毁,如果那么骄傲的人自尊心被踏践肯定是很有趣的光景。

法:抖S吗你们两个好恐怖啊喂!

英:你刚说了什么?

中:总之是不会兑现的【茶】

9、討厭對方哪一點?

法:这你们就拜托言简意赅吧。

露米:为什么?这题简直是量身打造【跃跃欲试x】

英:你们说,我去泡个红茶。

中:不要到这题台就被拆了。

露:全部。
米:全部。

中:......感觉无可反驳。算了,节省这一点时间也好。

10、你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米:这是什么意思?

英:速配度吧。

米:我觉得......我跟英/国的大概更高?【眨眼】

英:什、什么.....?【懵】

露:我一直以来也这么觉得【淡漠】

米:哈哈没有啊【语气微酸】你们自己想想,和一个一天到晚想杀死自己的宿敌在一起简直就是噩梦,英雄实在受不了【摊手】如果要甜蜜一点果然还是和英......唔!

露:【跨步上前直接箍住后脑勺扯向自己,舌苔搔刮过黏壁,惩罚意味的捏住对方后腰】

米:【因为津液交换的声音刷红了脸奋力挣扎,想往前踹却被对方用腿勾住胯间无法动弹】你......嗯,这个发情的......唔!

法:这么直接不愧是俄/罗/斯,心疼小阿尔,他快坏掉了。

英:【拍桌】这个吻技太粗暴了,技巧呢!?

中:这么作死大概是不想要他的腰了。还有工口先生你的重点??

露:【手指温柔的摩娑泌出血珠的唇角】亲爱的英雄先生,有没有听过出言要三思呢?

米:混蛋好歹这是镜头前!

露:没错啊,我知道【微笑,往亚瑟方向送压力】

英:【背脊一阵凉】

11、你怎麽稱呼對方?

米:西伯利亚蠢熊、蠢熊、北极熊,正式或平常都直呼国名,当然有时候会叫他变态斯拉夫人【挑眉】

中:熊果然是代名词,还有看来真的是坚持不叫名?【详看Q1露的自我介绍】

露:美/国、阿尔弗雷德、互相嘲讽时会叫他美国人、蓝蓝路,比较私下会叫他阿尔弗,小英雄,英雄先生。

法:夫妻之间没有情趣怎么行呢?My sweet, honey, 或试试老公之类的?【撩发】

米:不要。怪恶心的。

露:世界初恋......呵【嘲讽笑】

法:一定要这样吗!

12、你希望被對方怎樣稱呼呢?

露:其实试试那些也不错,带着哭腔喊着那些不符合他平时倔脾气的那些称呼求我,想想都会......

中:石更【茶】

露:谢谢提供。

英:【捏碎杯柄】

法:护弟心切呢小少爷【调笑着并退三尺远】

米:把蓝蓝路戒掉都不会说那个想得美。叫我世界最伟大的hero、阿尔弗雷德大人我就觉得可以☆

露:其实我不介意叫你女王,有时候的确要适度增添一点情趣......【指尖捲弄着金髮】

米:【拍掉手】不需要为你的变态癖好服务。

13、如果以動物比喻的話,你覺得對方是?

英:肯定又是熊了吧。

米:平常的确是个蠢熊。不过床上我觉得是狮子喔☆秒【哔——】的那种【促狭笑】

露:欸?要不今晚试试?

米:来啊Who matters.

中:我真的不知道我要为他的愚蠢作死默哀多少次。

露:我觉得阿尔弗是一只小豹子喔,平常闹腾又很强硬,在床上也一样,腰很柔韧体力又好,不愧是年轻人好喜欢呢【冒花】

米:你这难得的夸奖还是no, thank you了【灿笑】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你會選擇?

露米:送他一颗核弹吧。

中:世界核平新年快乐。给我认真一点!

英:你们两个玩的倒很开心。


15、自己想要什麽禮物呢?

米:不反对我的意见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嘟囔】啊,叙/利/亚的立场让一下怎样☆

露:怎么办呢,我也好想这个礼物......我们好有默契哇【水管套在脖子前】

米: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法:冷战时代已经结束了两位......【汗】

16、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一般是怎樣的事情?

露:喔,这个就要问问他的「初恋情人」了。平日斗嘴斗的很开心,我都差点以为他们才是情侣呢【冷冷的】

英:不关我不要看我【四望】

米:怎么又来了?

露:平常说话那么死蠢,碰到和「养育者」有关的事情,都会变得很温柔呢,连悲伤的表情也是。

中:气氛有点不对劲。

法:毕竟那俩的羁绊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小声】

米:【无奈】要我不满的事,就是他有时真的很莫名敏感——像我一样无所谓无所谓就好啦。我对英/国很重视是因为他是我很珍惜的兄长。但我是爱你的,这不一样【上前踮住脚环住对方颈子,揉了揉柔软的银发】

露:【搭在腰上的手收紧,闷闷应声】

17、你的毛病是?

米:当然是没有啊☆

露:最好,一大堆呢。

中:Woc你恢复的速度好快!

露:那当然,他假话连篇呢【微笑,在对方脸颊亲一口】

米:【轻颤一下】脸皮厚的家伙。

中:谁给我墨镜加点涂层!

18、對方的毛病是?

中:这是不是跟对方性格还有讨厌对方哪一部分的题目差不多啊。

英:想跳过?

中:我觉得可以。在他们卿卿我我结束之前我决定减少承受爆击的次数【冷漠】

19、對方做的什麽事情(包括毛病)會讓您不快?

法:我觉得俄/罗/斯刚刚说的很明显了。美/国你要补充一下吗?

露:欸,我有说过我说完了吗?

法:不,没事,你说。

米:反正不就是吃醋和经贸上对峙的事嘛。

露:还有呢。不愧是世界警察,每个国/家都来管一脚,工作总是忙一大堆呢。

英:我总觉得你除了在烦他的多事以外还有心疼的意味。

米:我那是维护世界秩序!

中:喔?有点张扬呢【笑】

米:呃咳。其实他还有个私下的毛病我不太喜欢,他很爱喝酒的,那味道真是......【皱鼻】

露:还是个小孩儿呢,以你的年纪在你家还不能喝酒?

米:才不是!而且那对身体不好,英雄还想活久一点。

露:我会活久的,乖【揉头】

中:美/国不愧是傲娇养大的,也多亏俄/罗/斯能解读。

露:那是。【微笑】

米:见鬼,我有说过我是这么想的吗......

英:傲娇是什么?

法:傲娇不知道傲娇是什么?

20、你做的什麽事(包括毛病)會讓對方不快?

英:这问题怎么像废话一样一直重复?

米:累了【呵欠】

露:噢,还有一点,我想起来了。

法:是什么?

露:如果我在某个议题特别维护我的姐姐,他当天就会闹别扭不和我讲话呢【笑】

米:那是因为你在破坏国际关系,英雄有义务要......【心虚】

中:北美小醋王。

米:这谁取的名字!

21、你們的關係到了哪種程度?

米:该做的都做了啊【耸肩】

法:意外坦承呢。不愧是美/国那么开放,哥哥我很喜欢喔♡就让我传授你成为大人......

露:哎呀法/国真有爱啊,西伯利亚需要你呢。

英:魔法有点生手了需要找个人开刀呢。

法:诅咒组拜托不要现在联合起来啊!小阿尔【泪】

米:【嫌弃】

22、兩人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法:【缩角落】

米:他怎么办?【指】

英:还理他?没暴打就不错了。

米 :我们有约会过吗?

露:从来都站两边呢。

中:毕竟是国/家啊。没有私下抛开身份的时候?

米:有、有啦......在军营,可是一点也不甜蜜,那次超疼的。

中:等等......这句话为什么别有深意......

露:直接上垒。

中/英:卧槽!!

23、那時兩人間的氣氛怎麽樣?

米:你觉得会好吗!其实我觉得根本是用强的这混蛋!明知道我对同性一点亲密的接触就会不自在了。

英:什么你居然......!!

露:我不知道你没有经验.......那时候我们谈话经验也很差,想说惩罚一下结果你太引人就过头了......

米:说到这件事就生气【轻哼】这礼拜离我家房间十尺远。

露:今天我带你到快餐和甜品区吃到饱怎么样【放软】

米:【动摇】这样......也是可以。

英:美/国你那时候根本就是被食物骗去的吧!

24、那時進展到何種地步了?

中:都知道了跳过。

25、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露:像个小孩子一样,他都会拉着我去游乐园这种人多的地方,不然就是明明会怕还硬要看恐怖电影或他们家愚蠢的英雄片【皱眉】

中:年轻人啊。

法:他的英雄片的确,一点美感都没有【叹】

米:为什么要这样!你们家国民也都非常爱好莱坞好吗,毕竟是No.1呢【得意】


—————————————————————
总觉得满满砂糖,作者想吃糖的私心x

评论(8)

热度(89)